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地方要聞 > 典型經(jīng)驗 > 正文

船過(guò)滄州淘奇珍

1

“Ω”彎、“幾”字彎、“S”彎、微笑彎……從滄州市區俯瞰,蜿蜒曲折的河道已經(jīng)透露出這座城市與眾不同的運河文化。這里也是“實(shí)事求是”“事在人為”古語(yǔ)的出處所在,這兩種精神已隨運河水深植滄州血脈。

滄州原是“實(shí)事求是”一詞誕生地

運河之于滄州的關(guān)系十分緊密。隋唐大運河與京杭大運河滋養了滄州市一千多年,孕育了極為豐富的文化。欲知滄州歷史全貌,滄州市博物館不容錯過(guò)。

滄州市歷史底蘊深厚。漢朝時(shí)滄州出了一位影響中國歷史的人——河間獻王劉德。其父為漢景帝劉啟,其弟是漢武帝劉徹。劉德這個(gè)名字您或許感到陌生,但提到他的歷史功績(jì)您一定恍然:原來(lái)是他。如今我們能看到留存于世的《詩(shī)經(jīng)》《左傳》《尚書(shū)》等文獻,都要歸功于劉德及其率領(lǐng)的詩(shī)博士團隊。博物館專(zhuān)門(mén)設計了劉德修典的復原場(chǎng)景。滄州市博物館宣教部副主任馬元洲介紹,劉德修學(xué)好古,是一位藏書(shū)大家,生平致力于網(wǎng)羅儒生搜集整理先秦古書(shū)尤其是儒學(xué)典籍,使當年的河間國成為禮樂(lè )之邦和西漢中期文化中心之一。劉德本人也是“實(shí)事求是”一詞的來(lái)源。班固在《漢書(shū)·河間獻王劉德傳》中,贊揚河間獻王劉德“修學(xué)好古,實(shí)事求是”。

一只手掌大的青銅錯金豹做工精美異常,其昂首側臥、面目清晰,背部和底座有流暢的金色花紋,這是自獻縣漢墓群中出土的國家一級文物——錯金豹鎮。這個(gè)“鎮”不是鎮紙,而是一方席鎮。“西漢時(shí)期古人都是席地而坐,這件物品就是用來(lái)壓住席子的四個(gè)角,防止起身時(shí)席子粘在人身上。‘錯金’則是一門(mén)手藝,是用小銼將金絲金片鑲嵌進(jìn)文物的凹槽中。”

北魏熙平二年(公元517年),滄州的名字第一次出現在歷史中,該時(shí)期的一件文物也成了滄州市博物館的鎮館之寶——青釉堆貼花龍柄壺。壺身一側攀附一條長(cháng)龍,龍頭貼在瓶口處作喝水狀。這件寶物采用堆貼花和雕刻兩種工藝,由上至下共有十八層紋飾。上面不僅有龍、葡萄紋等中國傳統紋樣,還有寶相紋等西方文化的代表,這是當時(shí)西方文化和中原文化結合的產(chǎn)物,也印證了南北朝時(shí)期中原大地各民族不斷交融的歷史事實(shí)。

林沖發(fā)配處其實(shí)很富庶

走進(jìn)隋唐階段,展品中的運河文化愈加厚重。一處復原場(chǎng)景前,這是我們復原的宋代滄州運河碼頭??赡苡行┤丝戳恕端疂G傳》中林沖發(fā)配滄州的故事,覺(jué)得這里很荒涼,其實(shí)不是??梢钥吹綇驮瓐?chǎng)景中的麻袋里裝著(zhù)白色的粉末。當時(shí)滄州產(chǎn)鹽,而且運河漕運中,糧食和食鹽都占據了相當高的比重,如果一個(gè)地方產(chǎn)鹽,肯定繁華富庶,政府也會(huì )大力支持。

這里的另一件國家一級文物也能說(shuō)明隋唐大運河時(shí)期,滄州碼頭的繁盛。這是一件唐三彩刻寶相花紋盤(pán),馬元洲介紹,這件文物的珍貴點(diǎn)有二,其一是唐三彩中藍色占比越多說(shuō)明文物價(jià)值越高,因為當年藍色的釉料都是進(jìn)口的;其二紋盤(pán)中間雕刻的寶相花是隋唐時(shí)期的代表紋飾。“由于隋唐大運河和京杭大運河都流經(jīng)滄州,造就了滄州運河文化的兩相交融。”馬元洲說(shuō)。

揮別唐代的運河文物,映入眼簾便是元代開(kāi)始的京杭大運河文物了。第一件就是曾入選國家博物館“舟楫千里—大運河文化展”的元代磁州窯白釉黑彩花卉草葉紋圓腹小口瓶。這件文物的亮點(diǎn)在于上面花卉和葉脈是在黑彩冷卻前,用小竹簽剔的。

另一件元代重器就是出土于滄州南皮陳官屯的青花龍戲珠紋食盒。這是目前出土的元青花瓷中直徑最大的食盒,里面有一層什錦隔盤(pán),分為幾格,用來(lái)盛放點(diǎn)心。這件精美的文物紋飾筆法流暢有力、器形精致靈動(dòng),成為運河文化南北溝通的見(jiàn)證之一。

如此重要的漕運重地,封建統治者自然倍加重視。館中的幾塊元代銀錠已經(jīng)氧化發(fā)黑,但是根據上面銘文可知,這是當年修建運河河道的專(zhuān)款。

看著(zhù)旁邊的古錢(qián)幣,馬元洲順便向記者賣(mài)了個(gè)小關(guān)子,“您知道我們運河清淤或考古時(shí)挖到最多的是什么嗎?”“是銅錢(qián)!”向河里投擲錢(qián)幣祈福是不少運河邊人們的一種風(fēng)俗。直到現在,滄州還保留著(zhù)“正月十六遛百病”的習俗,正月十六全家扶老攜幼,漫步大街遛彎,很多人專(zhuān)門(mén)過(guò)橋扔硬幣,祈求災病遠離。

堅守崗位五百年水利文物

藏于博物館的寶物珍貴非常,需小心呵護。然而有的滄州寶貝,玻璃罩里放不下,它們選擇藏身田野間。

滄州是運河重鎮,自古以來(lái),水利工程建設便是重中之重。肖家樓倒虹吸工程為河流建起立交橋,謝家壩“糯米大壩”百年守護百姓安全,個(gè)個(gè)都稱(chēng)得上露天博物館,其中不得不提的,當屬全國重點(diǎn)文物保護單位——捷地分洪設施。

講解員買(mǎi)樹(shù)菲介紹,捷地分洪設施有七大珍寶:兩閘兩河三碑。

所謂“兩河”,即河首延伸出的新舊兩條河道。從地圖上看,新舊河道先齊頭并進(jìn),后交匯合一,如一只兩腳插頭連接起南運河、減河與渤海。減河正是作為南運河的“蓄能池”,承擔起蓄水分洪功效。

減河如何發(fā)揮作用?您往頭里瞧,新舊河道里分別立著(zhù)一道八孔分洪閘,像兩位“卷簾大將”,掌握著(zhù)南運河與減河間水流交換的大權。

“后面這些都是明代的老閘石,至今仍堅守崗位。”走近捷地分洪閘,下午日光強烈,照在閘身凹凸斑駁的石塊上,更添古今相映、歷史滄桑之感。買(mǎi)樹(shù)菲介紹,這部分明代滾水壩龍骨石采用傳統方法加固,石塊間鑿出燕尾狀凹坑,灌入鐵水,使石塊緊緊相連。

這道老閘可稱(chēng)“命途多舛”。其始建于明弘治三年,后于雍正、乾隆、宣統年間多次重建,特別是乾隆年間,雨水較少、河流干涸時(shí)期立閘蓄水,雨水連綿、河水豐富則設壩攔水,經(jīng)歷過(guò)六次改閘為壩、改壩為閘的修治。1933年,華北水利委員會(huì )將溢流堰改建成八孔分洪閘,沿用至今。當時(shí)所用的分洪閘啟閉機為德國西門(mén)子產(chǎn)品,現在還保存在這里。

除了多次整治捷地分洪設施,乾隆皇帝還曾三次親臨現場(chǎng),視察工事,并留下御筆手書(shū),一首七言詩(shī)、一首五言詩(shī),后為當地官員刻成石碑,形成“三碑”中的“御詩(shī)碑”。

兩首詩(shī)很有意思,其實(shí)是乾隆親自主抓水利工程的“工作手記”。據記載,當時(shí)的直隸總督楊廷璋提出,由于南運河河水暴漲,要在津西芥園開(kāi)設減水壩方便泄洪。但乾隆認為這里離京津太近,容易形成威脅,應該在上游另?yè)竦胤叫迚?。于是他親自帶隊考察,沿運河來(lái)到滄州捷地段時(shí)停舟上岸,在與大臣仔細研究過(guò)捷地的地形后,決定在這里將原有的捷地閘改為減水壩。這段歷史被記錄在石碑上,當地人稱(chēng)“御碑”。

另外兩碑分別為“憲示碑”和“申遺碑”。“憲示碑”記錄了清朝的“河長(cháng)制”,由時(shí)任河間兵備道西林巴圖魯丁立于清同治十一年,碑文大意為“無(wú)論官兵還是百姓,都不得在兩條河的堤岸上取土,不得在河壩上下釘橛、置網(wǎng)、捕魚(yú)”,是一條古代“河長(cháng)”發(fā)布的規定。而“申遺碑”立于2014年,碑文為“應高度重視京杭大運河的保護和啟動(dòng)‘申遺’工作的提案”,史事入石,銘刻歷史回憶。

在園中看過(guò)走過(guò),捷地分洪設施的500余年歲月盡入心胸。拾階而下,沿九曲橋過(guò)河,微風(fēng)吹拂,蓮影搖搖,水位低矮,水面平靜少波。買(mǎi)樹(shù)菲示意大家看向遠處的八孔閘,老閘中間一孔微微提起,為已是封閉水面的舊河道提供新鮮活水。新閘則全部關(guān)閉,在汛期提前放水,降低水位,可承擔每秒約300立方米的流量。

面對去年的暴雨洪水,這里還為獻縣泛區分擔了部分泄洪壓力。此語(yǔ)令人心頭一震,也就是說(shuō),500年來(lái),雖然昔日伙伴漸漸離散,捷地減河仍水流不輟,為運河安瀾、百姓安居獻力,力雖綿薄,勝在星火不熄。捷地水利設施不僅是見(jiàn)證運河“事在人為”歷史的寶物,更是生命力旺盛的“活寶”。

傳承運河文化的活寶們

所謂“活寶”,是“活在當下”、至今仍在使用的古代建筑和設施,也是看不見(jiàn)摸不著(zhù),但“活在心中”、未曾斷絕的文化和習俗。

滄州素稱(chēng)“武術(shù)之鄉”,“大刀王五”王正誼就是河北滄州人。清晨的公園人群晨練,平凡場(chǎng)景,細看卻不普通:這邊打八極,那邊練形意,槍劍棍花樣百出,好似一場(chǎng)大演武。

在劈掛拳傳承人敬學(xué)才看來(lái),在滄州,這景象稀松平常。平日里,一場(chǎng)本市武術(shù)比賽的報名人數可達兩三千人,村鎮舉辦一次傳統“掛棍”活動(dòng),至少有幾十人報名展示武藝。對武術(shù)的喜愛(ài)與親近,深深融入滄州人的血脈中。

京杭大運河南北貫通,滄州作為南北水旱交通要沖,成為北方商品流通必經(jīng)之地,是官府巨富走鏢要道,當年滄州鏢行、旅店、裝運等行業(yè)興盛。本地尚武之風(fēng)濃烈,“最出鏢師,高人盡多也”,故鏢行有“鏢不喊滄”的規矩,就是說(shuō)過(guò)去南來(lái)北往的鏢車(chē),不管是水運陸路,只要車(chē)到滄州、船過(guò)滄州,必須落下鏢旗,不得喊鏢號,以示同道尊敬之意。

乘著(zhù)運河水,滄州武術(shù)的種子向外播撒。作為當地最具特色、傳播最廣的拳種之一,劈掛拳的傳承遠至西北、東北,近至天津。出去比賽,大家一聊,師門(mén)傳承里少不了滄州師傅的身影。

有人傳、有人學(xué),源遠流長(cháng),生生不息。這周末,敬學(xué)才就要帶著(zhù)弟子們參加滄州市第二屆“滄海武韻 魅力獅城”劈掛拳比賽,看著(zhù)弟子在切磋交流中進(jìn)步,是他最大的欣慰。

武風(fēng)淳厚,自生向武之心。在中國大運河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展示館,運河文化也形成濃厚氛圍,向人們遞出文化傳承的橄欖枝。

北京的景泰藍寶船熠熠生輝,船身裝飾牡丹、纏枝蓮等吉祥紋樣,船帆飾以八省市代表性花卉,象征“船”承璀璨文化之意?!哆\河龍為民除害保安康》泰山皮影,是為展示館特別撰寫(xiě)的劇目,特受孩子們的歡迎。蘇繡作品《千里運河非遺大觀(guān)長(cháng)卷》,將運河沿線(xiàn)景色、非遺項目、民俗風(fēng)情繡入卷中,針線(xiàn)關(guān)情,令人贊嘆……這些作品均出自名家之手,包括中國工藝美術(shù)大師鐘連盛、姚惠芬等,跨越千里,與參觀(guān)者緣牽一面。

運河瑰寶

1

景泰藍寶船

1

御碑亭

1

唐三彩刻寶相花紋盤(pán)

1

捷地分洪設施

[責任編輯:李金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