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理論前沿 > 前沿理論 > 正文

從歷史邏輯深刻理解和把握“第二個(gè)結合”

【學(xué)思踐悟】 

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的重要講話(huà)中指出,“第二個(gè)結合”,是我們黨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歷史經(jīng)驗的深刻總結,是對中華文明發(fā)展規律的深刻把握。這一重要論述體現了我們黨對中華文化發(fā)展史、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發(fā)展史、人類(lèi)文明發(fā)展史內在規律的深刻把握。深入理解“第二個(gè)結合”重大命題,必須將其放到黨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歷史進(jìn)程中考察,弄清馬克思主義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由“彼此契合”向“有機結合”升華的必然邏輯。

中華民族是古老而偉大的民族,創(chuàng )造了綿延五千多年的燦爛文明,為人類(lèi)文明進(jìn)步作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但進(jìn)入近代后,面對西方列強的一次次入侵,古老的中華文明亟須更新和轉型,一批批先進(jìn)的中國人苦苦尋找救國良方。這種學(xué)習,既有器物和制度的學(xué)習,也有思想文化的學(xué)習,但種種努力最終都失敗了。直到俄國十月革命后,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給中國人民指明了前進(jìn)方向、提供了全新選擇。

馬克思主義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之間存在高度的契合性。中國傳統文化中的諸多元素,與馬克思主義唯物史觀(guān)的哲學(xué)思維、歷史思維、文化思維存在著(zhù)內在聯(lián)系。諸如,五行說(shuō)、陰陽(yáng)說(shuō)證明中國哲學(xué)中很早就有樸素的唯物觀(guān)和辯證法的思維因素。中國人注重“知行合一”的文化傳統,證明中國哲學(xué)中包含著(zhù)對理論與實(shí)踐相統一的辯證關(guān)系認識。悠久的民本思想與唯物史觀(guān)關(guān)于人民群眾歷史作用的觀(guān)點(diǎn)有相通之處,等等。因此,中國人認同和接受馬克思主義,有著(zhù)深厚的歷史文化基礎。

中華文化及文明轉型路徑的選擇,在中國共產(chǎn)黨建黨先驅身上體現得極為明顯。特別是中華傳統文化中天下為公、大同世界的理想,對建黨先驅們選擇接受馬克思主義影響尤深。李大釗在傳播馬克思主義過(guò)程中多次表達對“大同”前景的向往;青年時(shí)代的毛澤東把“大同”作為遠大抱負,他在致黎錦熙信中寫(xiě)道:“大同者,吾人之鵠也”,后來(lái)他又把共產(chǎn)黨人的遠大追求稱(chēng)之為“大同境域”“世界的大同”;吳玉章在談到他為何接受社會(huì )主義時(shí)這樣說(shuō),社會(huì )主義書(shū)籍中所描繪的人人平等、消滅貧富的遠大理想大大地鼓舞了我,使我聯(lián)想起孫中山先生倡導的三民主義和中國古代世界大同學(xué)說(shuō)。“所有這些東西,在我腦子里交織成一幅未來(lái)社會(huì )的美麗遠景”。

中華文明在關(guān)鍵時(shí)刻的這一全新選擇,是在世界文明交流碰撞中一個(gè)前所未有的轉變。“結合”不是“拼盤(pán)”,不是簡(jiǎn)單的“物理反應”,而是深刻的“化學(xué)反應”。馬克思主義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既讓馬克思主義在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豐厚滋養中煥發(fā)新的生命力,不斷賦予馬克思主義鮮明的中國特色,又激活了中華傳統文化中富有生命力的優(yōu)秀因子并賦予新的時(shí)代內涵,使中華文化的血脈得以延續,中華民族再次迸發(fā)出強大精神力量,中國革命面貌煥然一新。

由“契合”到“結合”,帶來(lái)了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理論成果的產(chǎn)生。毛澤東作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偉大開(kāi)拓者,創(chuàng )造性地提出“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命題,強調既要“使馬克思主義在中國具體化”,還要“使中國革命豐富的實(shí)際馬克思主義化”。什么是“中國具體實(shí)際”?毫無(wú)疑問(wèn),在當時(shí)主要是指迫切需要解決的中國革命實(shí)踐的重大問(wèn)題。1939年12月毛澤東在《中國革命和中國共產(chǎn)黨》一文中對中國革命現狀、中華文明及歷史作出全面分析,指出:“認清中國的國情,乃是認清一切革命問(wèn)題的基本的依據。”1942年2月,他要求我們的同志學(xué)會(huì )應用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方法,認真研究中國的歷史,研究中國的經(jīng)濟、政治、軍事和文化,對每一問(wèn)題要根據詳細的材料加以具體的分析,然后引出理論性的結論來(lái)。1943年5月,黨中央進(jìn)一步明確指出,“要使得馬克思列寧主義這一革命科學(xué)更進(jìn)一步地和中國革命實(shí)踐、中國歷史、中國文化深相結合起來(lái)”。這一論述明確把“中國具體實(shí)際”表述為“中國革命實(shí)踐、中國歷史、中國文化”三個(gè)方面,標示著(zhù)黨對馬克思主義與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認識的進(jìn)一步深化。

馬克思主義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必然要求把馬克思主義理論以中國人聽(tīng)得懂、記得住的形式表達出來(lái)。這需要中國共產(chǎn)黨人具備深厚的中國歷史文化功底。毛澤東對教條主義脫離實(shí)際、脫離中國歷史文化的文風(fēng)極為反感,稱(chēng)之為“洋八股”“黨八股”,提出“洋八股必須廢止,空洞抽象的調頭必須少唱,教條主義必須休息,而代之以新鮮活潑的、為中國老百姓所喜聞樂(lè )見(jiàn)的中國作風(fēng)和中國氣派”,強調必須拋棄黨八股,采取生動(dòng)活潑、新鮮有力的馬克思列寧主義的文風(fēng)。他本人就是這種新文風(fēng)的積極提倡者,也是率先踐行者,善于把晦澀深奧的道理用通俗易懂的語(yǔ)言表達出來(lái),對馬克思主義植根中華民族歷史文化沃土作出了重要貢獻。

同時(shí),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中國化,必然涉及如何對待傳統文化這一重大問(wèn)題。自馬克思主義傳入中國并成為中國共產(chǎn)黨指導思想以來(lái),始終面臨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的問(wèn)題。毛澤東指出,學(xué)習我們的歷史遺產(chǎn),用馬克思主義的方法給以批判的總結,是我們學(xué)習的另一任務(wù)。我們這個(gè)民族有數千年的歷史,有它的特點(diǎn),有它的許多珍貴品。對于這些,我們還是小學(xué)生。今天的中國是歷史的中國的一個(gè)發(fā)展;我們是馬克思主義的歷史主義者,我們不應當割斷歷史。從孔夫子到孫中山,我們應當給以總結,承繼這一份珍貴的遺產(chǎn)。我們黨特別強調對“優(yōu)秀傳統”的繼承,1943年5月,我們黨強調,中國共產(chǎn)黨人是我們民族一切文化、思想、道德的最優(yōu)秀傳統的繼承者,把這一切優(yōu)秀傳統看成和自己血肉相連的東西,而且將繼續加以發(fā)揚光大。黨對待中華傳統文化秉持的是取其精華、去其糟粕以及批判改造、推陳出新的立場(chǎng)態(tài)度。毫無(wú)疑問(wèn),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血脈始終流淌在中國共產(chǎn)黨人體內,這構成了我們黨關(guān)于馬克思主義與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關(guān)系認識進(jìn)一步升華的堅實(shí)基礎。無(wú)論是馬克思主義中國化還是中國化的馬克思主義,自然內在地包含著(zhù)對中國文化傳統的繼承,自然有中國傳統文化的本義和內涵。

歷史在傳承中發(fā)展。在“第一個(gè)結合”基礎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鮮明提出“第二個(gè)結合”。“兩個(gè)結合”是新時(shí)代推動(dòng)黨的理論創(chuàng )新的根本途徑,是我們取得成功的最大法寶。我們黨把“兩個(gè)結合”統一起來(lái)、同向發(fā)力,既要解決中國實(shí)際和時(shí)代要求的重要問(wèn)題,又要夯實(shí)理論創(chuàng )新的歷史和群眾基礎,開(kāi)創(chuàng )了新時(shí)代黨的理論創(chuàng )新的新格局。

正確認識“馬克思主義”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才能正確理解“第二個(gè)結合”。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習近平總書(shū)記對馬克思主義理論特質(zhì)、鮮明特點(diǎn)等多次作出深刻闡釋?zhuān)诩o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大會(huì )上指出,共產(chǎn)黨人要把讀馬克思主義經(jīng)典、悟馬克思主義原理當作一種生活習慣、當作一種精神追求,用經(jīng)典涵養正氣、淬煉思想、升華境界、指導實(shí)踐。習近平總書(shū)記從不同視角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作出全面深刻闡述。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蘊含的天下為公、民為邦本、為政以德、革故鼎新、任人唯賢、天人合一、自強不息、厚德載物、講信修睦、親仁善鄰等,是中國人民在長(cháng)期生產(chǎn)生活中積累的宇宙觀(guān)、天下觀(guān)、社會(huì )觀(guān)、道德觀(guān)的重要體現,同科學(xué)社會(huì )主義價(jià)值觀(guān)主張具有高度契合性。在文化傳承發(fā)展座談會(huì )上,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在五千多年中華文明深厚基礎上開(kāi)辟和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把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相結合是必由之路。這是我們在探索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中得出的規律性認識。

“第二個(gè)結合”鮮明提出鞏固文化主體性等重大問(wèn)題。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道路是在馬克思主義指導下走出來(lái)的,也是從五千多年中華文明史中走出來(lái)的”,“只有立足波瀾壯闊的中華五千多年文明史,才能真正理解中國道路的歷史必然、文化內涵與獨特優(yōu)勢”。中國式現代化是從中華大地生長(cháng)出來(lái)的現代化,是中華民族的舊邦新命,不是照搬照抄其他國家的現代化。堅持和發(fā)展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不僅是馬克思主義理論的要求,也不僅是外部因素作用的結果,而且是內部因素演變的必然結果,是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發(fā)展的必然選擇。有了文化主體性,就有了文化意義上堅定的自我,文化自信就有了根本依托,為黨的理論和實(shí)踐創(chuàng )新賦予了深厚的中華傳統文化根基。

“第二個(gè)結合”是又一次的思想解放。圍繞新時(shí)代文化建設,習近平總書(shū)記提出了一系列新思想新觀(guān)點(diǎn)新論斷,是新時(shí)代黨領(lǐng)導文化建設實(shí)踐經(jīng)驗的理論總結,豐富和發(fā)展了馬克思主義文化理論,形成了習近平文化思想,標志著(zhù)我們黨對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文化建設規律的認識達到了新高度,表明我們黨的歷史自信、文化自信達到了新高度,表明我們黨在傳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推進(jìn)文化創(chuàng )新的自覺(jué)性達到了新高度。正是通過(guò)“第二個(gè)結合”,才能讓馬克思主義成為中國的、讓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成為現代的,讓我們能夠在更廣闊的文化空間中,充分運用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寶貴資源,探索面向未來(lái)的理論和制度創(chuàng )新。

(作者:齊彪,系中央黨史和文獻研究院教授、北京市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

[責任編輯:王卓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