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理論前沿 > 前沿理論 > 正文

堅持依規治黨對中國法學(xué)創(chuàng )新發(fā)展的學(xué)術(shù)貢獻

堅持依規治黨對中國法學(xué)創(chuàng )新發(fā)展的學(xué)術(shù)貢獻(學(xué)術(shù)圓桌)

新時(shí)代,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堅持依規治黨、標本兼治,不斷健全黨內法規體系,并把形成完善的黨內法規體系作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體系的重要任務(wù),更加注重黨內法規同國家法律的銜接和協(xié)調,豐富和發(fā)展了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理論和實(shí)踐,為人類(lèi)法治文明發(fā)展貢獻了中國智慧、中國方案,也為中國法學(xué)創(chuàng )新發(fā)展注入動(dòng)力。本期學(xué)術(shù)版圍繞堅持依規治黨對中國法學(xué)創(chuàng )新發(fā)展的學(xué)術(shù)貢獻進(jìn)行探討。

——編  者  

堅持依規治黨為增強法學(xué)研究中國特色注入動(dòng)力

王偉國

新時(shí)代,習近平總書(shū)記著(zhù)眼于黨長(cháng)期執政和國家長(cháng)治久安,以解決大黨獨有難題的清醒和堅定,深刻總結“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wù)必從嚴,從嚴必依法度”的歷史經(jīng)驗,堅持將依規治黨作為黨依法執政的必然要求,把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運用于管黨治黨,明確加強黨內法規制度建設是全面從嚴治黨的長(cháng)遠之策、根本之策,堅持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要求領(lǐng)導干部不要當法盲,也不要當黨規盲,實(shí)現管黨治黨和治國理政在法治軌道上相互貫通。堅持依規治黨蘊含著(zhù)深厚歷史邏輯、理論邏輯、實(shí)踐邏輯,拓展了我們黨依法執政之“法”的內涵與外延,為滋育中國法學(xué)創(chuàng )新發(fā)展提供了更廣闊的實(shí)踐沃土,為增強法學(xué)研究的中國特色、中國風(fēng)格、中國氣派注入強大動(dòng)力。

促進(jìn)法學(xué)理論研究范式變革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我們要建設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體系,必須是扎根中國文化、立足中國國情、解決中國問(wèn)題的法治體系,不能被西方錯誤思潮所誤導”,強調法治領(lǐng)域改革“決不能把改革變成‘對標’西方法治體系、‘追捧’西方法治實(shí)踐”。習近平法治思想將形成完善的黨內法規體系作為建設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體系的重要任務(wù),意味著(zhù)依規治黨成為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實(shí)踐的重要方面,體現出我國法治體系不同于西方法治體系的鮮明中國特色,也使中國法學(xué)理論研究迎來(lái)了一場(chǎng)范式變革。

法學(xué)是研究依靠規則治國理政的學(xué)問(wèn),具有深刻的實(shí)踐性。長(cháng)期以來(lái),一定程度上受西方法學(xué)研究范式的影響,我國法學(xué)主要以國家法律為研究對象,對建成社會(huì )主義法治國家必備的其他重要規則未能給予充分關(guān)注,可謂法律之學(xué)有余而法治之學(xué)還顯不足。習近平法治思想確立了“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體系”這一當代中國法學(xué)理論體系的核心概念和基礎范疇,引領(lǐng)了新的研究范式,必將推動(dòng)法學(xué)研究與我國法治建設實(shí)際更加緊密地結合。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體系囊括的黨內法規體系,體現了我國法治體系與西方法治體系的顯著(zhù)區別,深刻表明黨內法規對于建設社會(huì )主義法治國家的重要意義,成為撬動(dòng)中國法學(xué)創(chuàng )新發(fā)展的重要支點(diǎn)。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體系既是理論也是方法,它將依規治黨納入法學(xué)研究視域,使黨內法規成為中國法學(xué)的新范疇,強化了中國法學(xué)的問(wèn)題意識和實(shí)踐導向,使中國法學(xué)在觀(guān)照和總結依規治黨實(shí)踐中凝練法學(xué)新概念,在分析和解決依規治黨問(wèn)題中生成法學(xué)新理論,推動(dòng)中國法學(xué)實(shí)現從單純法律思維到法治體系思維的法學(xué)理論研究范式轉變。

助推建構中國自主的法學(xué)知識體系

如何理解法的概念,是建構法學(xué)知識體系的原點(diǎn)性問(wèn)題。長(cháng)期以來(lái),“法是國家意志的體現、由國家制定或認可、并依靠國家強制力保證實(shí)施的社會(huì )規范”的觀(guān)點(diǎn)在我國法學(xué)界根深蒂固。依此形成的作為法學(xué)研究主流的法教義學(xué),其基本研究方向就是把國家制定的法律作為必須堅定遵循的唯一規范進(jìn)行體系化研究闡釋。堅持依規治黨,將黨內法規制度建設融入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建設,豐富和發(fā)展了法的概念,為理解這一法學(xué)知識體系的原點(diǎn)性問(wèn)題提供了新視野。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我們要建設的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體系,本質(zhì)上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的法律表現形式。”制度哲學(xué)理論認為,法律是制度的最高形態(tài)。習近平總書(shū)記的重要論述從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的法律表現形式,也即制度的形態(tài)來(lái)定義法的概念、把握法治體系,立足法治中國建設,從“黨的領(lǐng)導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之魂”的實(shí)際情況出發(fā),把黨內法規這一規范黨的領(lǐng)導和黨的建設活動(dòng)、依靠黨的紀律保證實(shí)施的專(zhuān)門(mén)規章制度作為一種特殊的法現象看待,充分表明我們黨的黨內法規與西方政黨的規章制度存在本質(zhì)不同。這是因為,黨內法規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的一種特殊法律表現形式,而國家法律則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的一般法律表現形式。二者都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的法律表現形式,區別在于國家法律是國家制度的法律表現形式,黨內法規是黨的制度的法律表現形式。從制度形態(tài)來(lái)理解法,就突破了關(guān)于法的概念的認識局限,解釋了黨內法規體系何以能成為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體系重要組成的政理和法理,推動(dòng)中國法學(xué)在法的概念上實(shí)現突破,確立起建構中國自主的法學(xué)知識體系新的理論原點(diǎn)。

賦予法治話(huà)語(yǔ)更多中國特色

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黨的二十大報告中強調:“必須更好發(fā)揮法治固根本、穩預期、利長(cháng)遠的保障作用,在法治軌道上全面建設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國家。”“法治軌道”是習近平法治思想的一個(gè)重要概念,也是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理論中具有標志性的法治話(huà)語(yǔ),理論內涵十分深刻。正如具象意義上的“軌道”是由鋼軌、道床、軌枕等多個(gè)部分共同組成,“法治軌道”也是由諸多法治要素、法治子系統等構成的宏大法治系統。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創(chuàng )造性地把依法治國和依規治黨有機統一起來(lái),推動(dòng)形成國家法律和黨內法規相輔相成、相互促進(jìn)、相互保障的格局。因此,在我國,法治軌道的“鋼軌”主要由國家法律和黨內法規共同鋪就。這就賦予法治軌道這一法治話(huà)語(yǔ)更加鮮明的中國特色,也激發(fā)出中國法學(xué)在法治話(huà)語(yǔ)研究方面的旺盛活力。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在我們國家,法律是對全體公民的要求,黨內法規制度是對全體黨員的要求,而且很多地方比法律的要求更嚴格。”黨內法規體現黨的統一意志,不僅規范黨的自身建設,也規范包括黨對全面依法治國領(lǐng)導在內的黨的領(lǐng)導和執政活動(dòng)。沒(méi)有依規治黨,就不能把我們黨建設好建設強;就不能確保黨員尤其是領(lǐng)導干部始終公正用權、依法用權、為民用權、廉潔用權,防止其不作為、亂作為、慢作為、假作為;就不能抓住影響全面依法治國進(jìn)程、決定法治體系運行質(zhì)效的“關(guān)鍵少數”,確保其帶頭厲行法治。如果法學(xué)研究低估依規治黨對于依法治國的重要作用,忽視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管黨治黨對于我國法治建設的重要意義,就不能總結好提煉好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具有主體性、原創(chuàng )性、標識性的概念、觀(guān)點(diǎn)、理論,就不能形成扎根中國文化、立足中國國情、解決中國問(wèn)題的法治話(huà)語(yǔ)。法學(xué)研究要深入挖掘依規治黨對于我國法治話(huà)語(yǔ)理論內涵的豐富拓展,不斷彰顯其鮮明中國特色,為人類(lèi)法治文明發(fā)展貢獻中國智慧。

(作者為中國法學(xué)會(huì )黨內法規研究中心主任)

推動(dòng)馬克思主義法治理論創(chuàng )新

周葉中

治國必先治黨,治黨務(wù)必從嚴,從嚴必依法度。新時(shí)代,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厲行法治,注重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推進(jìn)全面從嚴治黨,深入推進(jìn)依規治黨,不僅為中國共產(chǎn)黨之治提供獨特法治保障,開(kāi)辟了全面依法治國和全面從嚴治黨的新境界,也為推進(jìn)馬克思主義法治理論創(chuàng )新作出重要原創(chuàng )性貢獻。

完善法治形態(tài)理論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沒(méi)有正確的法治理論引領(lǐng),就不可能有正確的法治實(shí)踐。”習近平總書(shū)記從馬克思主義法治理論的基本立場(chǎng)觀(guān)點(diǎn)方法出發(fā),在推進(jìn)全面依法治國的進(jìn)程中探索發(fā)展了依規治黨這一中國獨特的法治實(shí)踐,促進(jìn)法學(xué)研究不斷深化對法治形態(tài)的理論認識。

法治具有多重規范基礎。長(cháng)期以來(lái),我國法學(xué)界受“國家法中心主義”的西方法治理論影響,習慣性地將法治理解為“國家法律之治”。習近平總書(shū)記創(chuàng )造性地將完善黨內法規體系納入全面依法治國進(jìn)程,既明確了黨內法規制度建設在我國法治體系中的定位,也表明我們黨深刻認識到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既包括“國家法律之治”,也包括“黨內法規之治”,兩者都是全面依法治國實(shí)踐的重要組成部分。這就突破了關(guān)于法治形態(tài)的“國家法一元論”認識,明確了黨規和國法都是支撐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的重要規范基礎。

法治必須兼顧他律和自律。西方法治理論認為,法治是建立在人性惡的判斷基礎上作出的必要制度安排,是典型的他律型治理方式。依規治黨是中國共產(chǎn)黨依靠自身力量解決自身問(wèn)題,進(jìn)而跳出治亂興衰歷史周期率的長(cháng)效制度方案,是將黨的自我革命和運用法治思維、法治方式管黨治黨深度融合而形成的自律型治理方式。這就使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成為一種將他律和自律有機結合的法治形態(tài),也為世界政黨治理作出了中國貢獻。

發(fā)展法治價(jià)值理論

法治的價(jià)值追求關(guān)乎法治的形成動(dòng)因、目標方向和戰略任務(wù)。依規治黨立足中國共產(chǎn)黨始終秉持的初心使命,賦予黨內法規制度建設鮮明的價(jià)值導向,豐富和發(fā)展了關(guān)于法治價(jià)值的理論認識。

在權利義務(wù)關(guān)系上更加重視黨員履行義務(wù)。關(guān)于法治的價(jià)值取向,從“義務(wù)本位”走向“權利本位”曾被視為現代法治文明的基本標志。不同于國家法律“權利本位”的價(jià)值取向,黨內法規在保障黨員權利的同時(shí)更加重視黨員對自身義務(wù)的履行。黨員相對于普通群眾來(lái)說(shuō)承擔著(zhù)更多、更大的責任和義務(wù),黨員入黨是要為黨分憂(yōu)、為國盡責、為民奉獻。依規治黨,就是要通過(guò)壓實(shí)黨員義務(wù)和責任,把黨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wù)的根本宗旨真正落到實(shí)處,從而更好實(shí)現國家法律維護和發(fā)展人民權利的價(jià)值追求。更加重視黨員履行義務(wù)的法治價(jià)值取向更好體現和維護了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的人民立場(chǎng)。

在制度建設執行上更加重視嚴格務(wù)實(shí)管用。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用法律的準繩去衡量、規范、引導社會(huì )生活,這就是法治。”法治的這種引領(lǐng)、規范和保障作用建立在法律制度的實(shí)效性和法律執行的嚴格性上。實(shí)效性、嚴格性歷來(lái)是法治的價(jià)值追求,圍繞這一問(wèn)題形成了豐富的研究成果。習近平總書(shū)記堅持把馬克思主義法治理論同中國具體實(shí)際相結合、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法律文化相結合,傳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法律文化“刑過(guò)不避大臣,賞善不遺匹夫”的嚴格執法思想和“治不必同,期于利民”的務(wù)求實(shí)效精神,將其融入依規治黨的理論與實(shí)踐,強調“堅持紀嚴于法、紀在法前”“把嚴的基調、嚴的措施、嚴的氛圍長(cháng)期堅持下去”“堅持嚴管和厚愛(ài)結合”,提出“制度不在多,而在于精,在于務(wù)實(shí)管用,突出針對性和指導性”,生動(dòng)體現了對實(shí)效性、嚴格性這兩項法治價(jià)值的獨到見(jiàn)解。

豐富法治實(shí)踐理論

黨內法規和國家法律具有法治的共性,也有著(zhù)各自的特點(diǎn)和優(yōu)勢。依規治黨在遵循法治一般邏輯的前提下,還要體現中國共產(chǎn)黨之治的具體實(shí)踐需求。這對全面依法治國產(chǎn)生了深遠而獨特的影響,賦予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以突出優(yōu)勢,推動(dòng)法學(xué)研究進(jìn)一步深化了對法治中國建設在實(shí)踐中如何展開(kāi)、如何向縱深發(fā)展的理論認識。

堅持依規治黨和以德治黨相統一。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制度治黨、依規治黨是最可靠、最有效、最持久的治黨方式,要全方位扎緊制度籠子,更多用制度治黨、管權、治吏。”這一重要論述深刻體現了法治的一般邏輯,運用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管黨治黨,是為了發(fā)揮黨內法規制度在保持黨的先進(jìn)性和純潔性上固根本、穩預期、利長(cháng)遠的重要作用。同時(shí)也要看到,保持黨的先進(jìn)性和純潔性要注重發(fā)揮理想信念、道德情操等的引導作用。這是因為,黨的先進(jìn)性和純潔性既體現在黨員行為上,也體現在黨員思想上,兩者密切關(guān)聯(lián)、相互促進(jìn)。而黨員的思想不能僅靠制度去規范、去塑造,道德對于依規治黨不可或缺。對此,習近平總書(shū)記提出“堅持思想建黨和制度治黨同向發(fā)力”“堅持依規治黨和以德治黨相統一”等重要論斷,將規范行為和引導思想、守底線(xiàn)和高標準緊密結合,形成了一種“德規共治”的法治實(shí)踐論,有力推動(dòng)黨內法規制度建設由“制”成“治”。

發(fā)揮依規治黨對依法治國的政治保障作用。辦好中國的事情,關(guān)鍵在黨。全面依法治國能否順利推進(jìn),也關(guān)鍵在黨。習近平總書(shū)記強調:“依規治黨深入黨心,依法治國才能深入民心”,深刻揭示了依規治黨對于依法治國的政治保障作用。我們黨作為法治中國建設的領(lǐng)導力量,發(fā)揮著(zhù)設定法治目標、凝聚法治共識、推動(dòng)法治進(jìn)程、提供法治動(dòng)力等重要作用。堅持依規治黨,確保黨始終以法治思維和法治方式管黨治黨,本身就是對依法治國的引領(lǐng)和示范;如果不能把黨的各項工作納入黨內法規軌道,不能?chē)栏褚酪幹吸h,依法治國也會(huì )落空。我們黨充分發(fā)揮依規治黨對依法治國的政治保障作用,把完善黨內法規體系置于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法治建設中具有優(yōu)先性的戰略地位,與“治國必先治黨”的要求相契合,豐富了對如何深化全面依法治國實(shí)踐的理論認識。

(作者為武漢大學(xué)黨內法規研究中心主任)  

為黨內法規學(xué)學(xué)科建設開(kāi)辟廣闊天地

劉練軍

堅持依規治黨是全面從嚴治黨這一新時(shí)代黨的自我革命偉大實(shí)踐的重要內容。新時(shí)代,法學(xué)界聚焦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于依規治黨的重要論述開(kāi)展深入研究,圍繞深入推進(jìn)依規治黨形成了黨內法規學(xué)這一新興法學(xué)學(xué)科。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wù)院辦公廳印發(fā)的《關(guān)于加強新時(shí)代法學(xué)教育和法學(xué)理論研究的意見(jiàn)》,進(jìn)一步對加強黨內法規學(xué)學(xué)科建設提出明確要求。廣大法學(xué)工作者堅持從依規治黨的生動(dòng)實(shí)踐中挖掘新材料、發(fā)現新問(wèn)題、凝練新觀(guān)點(diǎn)、創(chuàng )建新理論,推動(dòng)黨內法規學(xué)學(xué)科隨依規治黨實(shí)踐發(fā)展而不斷走向成熟。

服務(wù)依規治黨要求,確保學(xué)科發(fā)展正確方向。創(chuàng )立黨內法規學(xué)是我國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學(xué)術(shù)創(chuàng )新的一項重要成就、法學(xué)學(xué)科建設的一個(gè)重要進(jìn)展。世界各國都有活躍的政黨,學(xué)術(shù)界都有相關(guān)政黨研究,但我國形成了一門(mén)將政黨治理規范化、理論化、學(xué)科化的黨內法規學(xué),用法學(xué)方法探討、研究、呈現黨內法規所代表的制度文明,更好向世界展現了“學(xué)術(shù)中的中國”“理論中的中國”“哲學(xué)社會(huì )科學(xué)中的中國”。黨內法規因黨而生、因黨而立、因黨而興,是依規治黨的重要規范依據。這一基本事實(shí)決定了黨內法規學(xué)始終“姓黨”,它以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特別是習近平法治思想為指導,以依規治黨實(shí)踐為研究起點(diǎn),以黨內法規現象為研究對象,以服務(wù)全面從嚴治黨為目標指向,以深化黨內法規制度建設的規律性認識為學(xué)術(shù)使命,以對依規治黨開(kāi)展體系化研究、學(xué)理化闡釋、學(xué)術(shù)化表達和系統化構建為基本內容,研究解決黨內法規制定、解釋、適用中的理論與實(shí)踐問(wèn)題,是具有鮮明中國特色的新興法學(xué)學(xué)科。積極適應依規治黨的實(shí)踐要求,確保了黨內法規學(xué)始終以黨的旗幟為旗幟、以黨的方向為方向、以黨的意志為意志,為在法治軌道上推進(jìn)全面從嚴治黨提供學(xué)理支撐。

圍繞四個(gè)研究方向,推動(dòng)基本理論研究深化。堅持依規治黨,確保擁有9800多萬(wàn)名黨員的大黨始終自身過(guò)硬、能夠領(lǐng)導好擁有14億多人口的大國,深刻展現出我國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的顯著(zhù)優(yōu)勢。新時(shí)代,隨著(zhù)黨內法規制度大量出臺、黨內法規體系日益完善,圍繞黨內法規制定體制機制、黨內法規備案審查和解釋、配套黨內法規制定和執行等產(chǎn)生了一系列關(guān)于依規治黨的理論和實(shí)踐問(wèn)題,為黨內法規學(xué)作為一門(mén)新興法學(xué)學(xué)科日漸成長(cháng)成熟提供重要契機。許多高校成立實(shí)體性的黨內法規研究機構,配備專(zhuān)門(mén)研究人員,招收黨內法規方向的研究生,形成較為完備的研究隊伍和人才培養機制,并在黨內法規的基本概念、本質(zhì)、分類(lèi)、結構、解釋、實(shí)施等基礎性問(wèn)題,以及黨內法規與國家法律等其他社會(huì )規范關(guān)系方面產(chǎn)生日益豐富的研究成果,深刻反映出黨內法規學(xué)研究對象的廣泛性和獨立性。近年來(lái),立足依規治黨實(shí)踐,黨內法規學(xué)基本理論的四個(gè)研究方向日益清晰、研究深度不斷拓展:圍繞黨內法規的基本原理深入探討黨內法規蘊含的理念、價(jià)值與精神追求,黨內法規存在和發(fā)展的政治基礎等;圍繞黨內法規的發(fā)展沿革深入探討黨內法規的歷史經(jīng)驗和主旨精神、黨內法規發(fā)展的客觀(guān)規律;圍繞黨內法規的制度體系從黨內法規的文本出發(fā)深入研究黨內法規各項制度的基本框架、調整內容、調整方式、規范要求等問(wèn)題,剖析制度之間的相互關(guān)系和作用,制度體系背后的機理與邏輯;圍繞黨內法規的實(shí)踐運行深入研究管黨治黨中黨內法規規范功能的發(fā)揮情況,助力解決各級黨組織執行黨內法規遇到的新問(wèn)題。隨著(zhù)四個(gè)研究方向的深入推進(jìn),黨內法規學(xué)作為一門(mén)獨立法學(xué)學(xué)科的理論基礎更加堅實(shí)。

把握黨內法規差異,促進(jìn)學(xué)科體系不斷完善。學(xué)科體系是根據研究旨趣的不同,對學(xué)科內部所做的劃分。反映實(shí)踐需要的學(xué)科體系,構成一個(gè)學(xué)科得以不斷發(fā)展的重要基礎。依規治黨實(shí)踐的深入推進(jìn),為黨內法規學(xué)學(xué)科體系發(fā)展提供了直接動(dòng)力。一些研究者認為,面對日益體系化的黨內法規,只有完善黨內法規學(xué)學(xué)科體系,才能加強對不同類(lèi)型黨內法規的科學(xué)把握,提高理論與實(shí)際相結合的水平。這也是黨內法規學(xué)能夠作為一門(mén)獨立學(xué)科存在的重要條件。圍繞完善黨內法規學(xué)學(xué)科體系,出現了關(guān)于使黨章學(xué)、黨的組織法規學(xué)、黨的領(lǐng)導法規學(xué)、黨的自身建設法規學(xué)、黨的監督保障法規學(xué)等成為相對獨立的黨內法規學(xué)分支學(xué)科的討論。其中,黨章學(xué)在黨內法規學(xué)學(xué)科體系中處于基礎地位,其他黨內法規都是為實(shí)現黨章所設定的黨的奮斗目標而存在的。發(fā)展黨章學(xué),確定其研究?jì)热莺头懂狊w系、界定其理論價(jià)值和實(shí)踐意義,有利于黨內法規學(xué)理論體系和學(xué)科體系創(chuàng )新發(fā)展,更好服務(wù)依規治黨。不斷完善黨內法規學(xué)學(xué)科體系,要緊跟依規治黨實(shí)踐腳步,運用辯證方法、系統方法、規范分析方法、價(jià)值分析方法、比較分析方法、歷史分析方法等研究方法,深入把握不同類(lèi)型黨內法規的制度特征、制度功能,由此不斷積淀新的法學(xué)知識,推動(dòng)黨內法規學(xué)各分支學(xué)科走向成熟。

(作者為東南大學(xué)法學(xué)院教授)

[責任編輯:王卓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