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經(jīng)濟金融 > 經(jīng)濟理論 > 正文

筑牢我國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競爭新優(yōu)勢

隨著(zhù)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chǎn)業(yè)變革加速推進(jìn)、國際分工和經(jīng)貿格局深度調整,全球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呈現實(shí)體回歸、賽道轉換、格局重構、綠色低碳等新變化,給我國推進(jìn)新型工業(yè)化、建設現代化產(chǎn)業(yè)體系、培育新質(zhì)生產(chǎn)力帶來(lái)多方面的深刻影響。抓住制造業(yè)高質(zhì)量發(fā)展與新型工業(yè)化相疊加、新一輪科技革命與產(chǎn)業(yè)創(chuàng )新相融合、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與新興經(jīng)濟體崛起相銜接、“雙碳”目標實(shí)施與全球綠色低碳轉型相契合等發(fā)展機遇,能夠進(jìn)一步鞏固提升傳統競爭優(yōu)勢,鍛造拓展新的競爭長(cháng)板,為我國建設完善現代化產(chǎn)業(yè)體系、培育發(fā)展新質(zhì)生產(chǎn)力注入新動(dòng)能、拓展新空間。

實(shí)體產(chǎn)業(yè)鏈再度回歸,新型工業(yè)化全面推進(jìn)構筑產(chǎn)業(yè)體系新優(yōu)勢

當前,西方發(fā)達國家推進(jìn)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重構、實(shí)施制造業(yè)回歸戰略,實(shí)質(zhì)上是意圖在“去工業(yè)化”之后再度開(kāi)啟工業(yè)化進(jìn)程。事實(shí)上,除韓國、日本、德國之外的多數發(fā)達國家經(jīng)濟已經(jīng)高度服務(wù)業(yè)化,制造業(yè)在經(jīng)濟中的占比下降到15%以下,部分國家甚至低于10%。在制造業(yè)占比下降的同時(shí),西方發(fā)達國家產(chǎn)業(yè)體系的結構性問(wèn)題也非常突出,高精尖產(chǎn)業(yè)占有絕對優(yōu)勢,但輕紡、原材料和加工組裝工業(yè)占比偏低,對產(chǎn)業(yè)上下游協(xié)作和供需兩端循環(huán)造成嚴重制約。從更深層次來(lái)看,由于長(cháng)期的“去工業(yè)化”過(guò)程,一些西方發(fā)達國家在支撐制造業(yè)發(fā)展的工藝流程創(chuàng )新、技術(shù)技能人才、耐心資本、平臺設施等方面也存在明顯短板,整個(gè)工業(yè)化的深層根基受到削弱。因此,雖然一些西方發(fā)達國家對于供應鏈回歸和重振制造業(yè)“心向往之”,但往往遭遇“事倍功半”“事與愿違”的“發(fā)展困境”。

與一些西方發(fā)達國家不同,我國推進(jìn)新型工業(yè)化是工業(yè)化進(jìn)程的深度演進(jìn)和全面升級,關(guān)鍵是把建設制造強國同發(fā)展數字經(jīng)濟、產(chǎn)業(yè)信息化等有機結合,加快構建以先進(jìn)制造業(yè)為骨干的現代化產(chǎn)業(yè)體系。放眼全球來(lái)看,制造業(yè)是我國參與國際競爭合作的突出長(cháng)板。我國制造業(yè)總量穩居全球第一,增加值占比保持26%以上的高水平,輕紡、原材料、機械裝備等產(chǎn)業(yè)間結構相對合理,具有規模體量、門(mén)類(lèi)領(lǐng)域、結構體系等多重優(yōu)勢。因此,我國推進(jìn)新型工業(yè)化不同于西方國家在“去工業(yè)化”之后的制造業(yè)回歸,而是在制造業(yè)依然占有較高比重、門(mén)類(lèi)領(lǐng)域齊全的情況下推動(dòng)產(chǎn)業(yè)體系的創(chuàng )新突破和迭代升級。同時(shí),新一輪科技革命為我國推進(jìn)新型工業(yè)化注入強勁動(dòng)能,有利于我國進(jìn)一步把發(fā)展長(cháng)板鍛長(cháng),鞏固提升制造業(yè)的規模、效率和體系優(yōu)勢,形成體系更優(yōu)、水平更高、更可持續的高位競爭優(yōu)勢。

新興產(chǎn)業(yè)鏈賽道涌現,科技和產(chǎn)業(yè)雙引擎聯(lián)動(dòng)搶占系列新增長(cháng)點(diǎn)

相比傳統產(chǎn)業(yè)垂直固化的國際分工格局,新興產(chǎn)業(yè)和未來(lái)產(chǎn)業(yè)發(fā)展將形成全新、更具參與性和可塑性的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格局。當前,圍繞科技和產(chǎn)業(yè)新增長(cháng)點(diǎn)的競爭日趨激烈,主要國家在戰略布局上不斷前移和加力。在傳統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科技創(chuàng )新與產(chǎn)業(yè)發(fā)展在很多情況下是彼此分離甚至完全脫節的,但是在新興產(chǎn)業(yè)和未來(lái)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研發(fā)、生產(chǎn)和需求間的界限趨于模糊、融合不斷加深,創(chuàng )新鏈、產(chǎn)業(yè)鏈、資金鏈、人才鏈融合成為發(fā)展新趨勢。由于發(fā)展中國家與發(fā)達國家在新興產(chǎn)業(yè)和未來(lái)產(chǎn)業(yè)領(lǐng)域的技術(shù)差距遠小于傳統領(lǐng)域,這為后發(fā)國家擺脫低端鎖定、贏(yíng)得國際分工主動(dòng)權、實(shí)現搶位趕超發(fā)展提供了全新契機。

當前,我國正在加快推進(jìn)科技強國和制造強國建設,具有一體化布局創(chuàng )新鏈和產(chǎn)業(yè)鏈、在新興產(chǎn)業(yè)和未來(lái)產(chǎn)業(yè)的產(chǎn)業(yè)鏈構建中贏(yíng)得領(lǐng)先的獨特優(yōu)勢。制造與創(chuàng )新是經(jīng)濟社會(huì )高質(zhì)量發(fā)展的雙重引擎,兩者融合將釋放出巨大的增長(cháng)潛能。如“工業(yè)互聯(lián)網(wǎng)”“工業(yè)4.0”“互聯(lián)網(wǎng)+”等新概念,本身就意味著(zhù)制造業(yè)與新技術(shù)融合將形成更新的發(fā)展路徑和更高的發(fā)展形態(tài)。目前,我國制造業(yè)與科技創(chuàng )新融合已經(jīng)顯示出蓬勃發(fā)展態(tài)勢,并在一些產(chǎn)業(yè)新賽道形成先發(fā)優(yōu)勢。其中,快速發(fā)展的新能源汽車(chē)成為我國以科技創(chuàng )新推動(dòng)產(chǎn)業(yè)創(chuàng )新、實(shí)現技術(shù)和產(chǎn)業(yè)領(lǐng)跑的成功范例。

新興經(jīng)濟體加速崛起,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南南合作筑起發(fā)展新平臺

隨著(zhù)經(jīng)濟全球化不斷擴散延伸,越來(lái)越多的發(fā)展中國家參與到國際分工中,迎來(lái)經(jīng)濟快速發(fā)展階段。在亞洲,東盟和南亞國家工業(yè)化進(jìn)程提速,在吸引國際直接投資、承接加工貿易轉移、融入國際分工合作等方面表現突出,在全球紡織、服裝、家具、電子等出口市場(chǎng)占比不斷提高。在非洲一些國家低成本優(yōu)勢加速釋放,出口貿易和經(jīng)濟增長(cháng)駛入快車(chē)道。其他國家中,墨西哥、土耳其等臨近發(fā)達國家的地區受惠于關(guān)稅同盟的貿易增長(cháng)效應和供應鏈多元化的貿易轉移效應,正在崛起成為具有吸引力的國際投資目的地和出口加工基地。

新興和發(fā)展中經(jīng)濟體工業(yè)化進(jìn)程提速,為我國推進(jìn)高水平對外開(kāi)放、深化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國際合作提供了重要支撐。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南南合作有助于中國資金、技術(shù)、產(chǎn)能和產(chǎn)品“走出去”,也有利于中國企業(yè)加強全球資源整合利用、提高國際競爭位勢能級。如在東盟國家電子加工業(yè)快速發(fā)展背后,其對中國的集成電路、手機零部件、鋰離子蓄電池、液晶平板顯示模組等中間產(chǎn)品的供應依賴(lài)不斷加深。雖然我國企業(yè)在與發(fā)達國家經(jīng)貿合作中多處于引進(jìn)學(xué)習和對標追趕狀態(tài),但在與金磚國家、上合組織國家、“一帶一路”沿線(xiàn)國家等投資和貿易合作中處于較高位勢,雙邊合作既能彌補新興經(jīng)濟體的技術(shù)和資本缺口,也有利于推動(dòng)中國企業(yè)向產(chǎn)業(yè)鏈價(jià)值鏈中高端躍升。

綠色低碳供應鏈來(lái)臨,“雙碳”目標順勢推進(jìn)鍛成產(chǎn)業(yè)競爭新長(cháng)板

氣候變化危機、自然與生物多樣性喪失危機、污染和廢物的危機已經(jīng)成為人類(lèi)健康以及全球經(jīng)濟活動(dòng)的主要威脅。根據國際能源署有關(guān)報告,2023年,全球與能源相關(guān)的二氧化碳排放量達到374億噸,再創(chuàng )歷史新高。面對日益嚴峻的全球生態(tài)環(huán)境形勢,世界各國紛紛制定降碳減碳戰略目標,超過(guò)150個(gè)國家作出碳中和承諾。一些國家還在嘗試構建有利于綠色低碳發(fā)展的新機制,全球約計推出了約75種碳定價(jià)機制,包括碳稅、碳市場(chǎng)交易體系、碳信用機制等。如歐盟率先推出歐盟碳邊境調節機制,將對關(guān)稅政策調整、國際貿易格局、全球經(jīng)濟發(fā)展帶來(lái)系列影響。在此影響下,建立節約高效、精益集約的綠色低碳產(chǎn)業(yè)鏈供應鏈成為人與自然和諧共生的必然選擇。

我國既是全球綠色低碳發(fā)展的積極倡導者,也是綠色低碳技術(shù)創(chuàng )新和產(chǎn)業(yè)發(fā)展的實(shí)踐引領(lǐng)者。與一些西方國家通過(guò)轉移高資源消耗、高污染排放產(chǎn)業(yè)和環(huán)節來(lái)實(shí)現產(chǎn)業(yè)體系的綠色低碳轉型不同,我國堅定不移走生態(tài)優(yōu)先、綠色低碳發(fā)展之路,推進(jìn)綠色技術(shù)創(chuàng )新、綠色產(chǎn)品推廣和綠色工廠(chǎng)建設,構建綠色低碳循環(huán)發(fā)展經(jīng)濟體系。目前,我國已經(jīng)在部分綠色低碳產(chǎn)業(yè)上形成先發(fā)優(yōu)勢,成為全球最大的光伏、風(fēng)機、新能源汽車(chē)生產(chǎn)國、消費國和出口國,在氫能、儲能等新興技術(shù)領(lǐng)域快速取得突破。國家統計局、國家能源局相關(guān)數據顯示,2023年,我國新能源汽車(chē)為世界減少碳排放約5000萬(wàn)噸;2022年,我國可再生能源發(fā)電量相當于減少?lài)鴥榷趸寂欧偶s22.6億噸,出口的風(fēng)電、光伏產(chǎn)品為其他國家減排二氧化碳約5.73億噸,為各國緩解能源危機、應對氣候變化作出了重要貢獻。

(作者系中國宏觀(guān)經(jīng)濟研究院產(chǎn)業(yè)經(jīng)濟與技術(shù)經(jīng)濟研究所研究員)

[責任編輯:曲統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