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讀書(shū) > 正文

未來(lái)學(xué)家奈斯比特:中國的故事是整個(gè)時(shí)代的故事

做編輯工作的好處之一是能與這一時(shí)代最有創(chuàng )意和智慧的人合作,見(jiàn)識全國或全世界的名作者,甚至有機會(huì )接觸到對世界產(chǎn)生重大影響的人物。著(zhù)名未來(lái)學(xué)家約翰·奈斯比特先生(1929-2021)便是我有幸合作過(guò)的一位重要作者。今年4月8日,是他去世三周年紀念日。

 

初見(jiàn)未來(lái)學(xué)家

早在上個(gè)世紀八十年代初,奈斯比特便在《大趨勢》一書(shū)中成功地預測了網(wǎng)絡(luò )的興起和全球經(jīng)濟一體化時(shí)代的到來(lái)。此書(shū)的出版也奠定了奈斯比特全球“趨勢大師首席”的地位。作為那時(shí)的大學(xué)生,我自然也是《大趨勢》等圖書(shū)的忠實(shí)讀者。當時(shí)的我不會(huì )想到,有一天還會(huì )和這樣一位世界頂級的暢銷(xiāo)書(shū)作家面對面交談、有密切的工作接觸,甚至當他新書(shū)的責任編輯!

因為此前我曾編輯出版過(guò)原國新辦主任趙啟正與美國著(zhù)名宗教領(lǐng)袖路易·帕羅的對談?dòng)涗洝督厡υ?huà)》的中、英文版,對于對話(huà)體圖書(shū)的制作有了一定的經(jīng)驗,因此當我社準備邀請趙啟正與奈斯比特夫婦就“中國模式”的話(huà)題開(kāi)展對話(huà)時(shí),負責相關(guān)活動(dòng)并擔任相應圖書(shū)責編的任務(wù)便“自然”地落到了我的頭上。

2009年8月的一個(gè)下午,我在北京金融街麗思卡爾頓酒店第一次見(jiàn)到了奈斯比特夫婦。

奈斯比特先生身材高大,面色紅潤,雙目炯炯有神。最為引人注目的是他所蓄的“海明威式”的絡(luò )腮胡子,修剪得很是齊整漂亮,為他那張輪廓分明的臉增添了不少雄偉氣概。雖已是耄耋之年,但一點(diǎn)兒看不出衰老的跡象,仍然是體格健壯,說(shuō)話(huà)聲音十分洪亮,不時(shí)還能聽(tīng)到充滿(mǎn)感染力的朗朗笑聲。當我上前與他打招呼時(shí),他與我握手的同時(shí),用睿智的目光充滿(mǎn)信任地望著(zhù)我,我原先存有的拜見(jiàn)一位重量級名人所產(chǎn)生的壓力自然也就消失了。

從小山村走向世界大舞臺

1929年1月,奈斯比特出生于美國猶他州格倫伍德一個(gè)窮苦的摩門(mén)教家庭,父母均為農民。奈斯比特從小生活在群山環(huán)繞、信息閉塞的鄉下,在甜菜農場(chǎng)里長(cháng)大。為了改變自己的命運,沒(méi)有上完高中的他在17歲時(shí)毅然離開(kāi)家鄉,懷著(zhù)“周游世界”的夢(mèng)想參加了海軍陸戰隊。那時(shí)對他影響最大的書(shū),是一本由美國傳記文學(xué)作家歐文·斯通撰寫(xiě)的《渴望生活·梵高傳》。盡管軍隊生活艱苦,但他把大量的時(shí)間都花在了讀書(shū)上,從中了解外面的世界。服役結束后奈斯比特得到了一筆獎學(xué)金,成為了猶他大學(xué)的臨時(shí)生。憑著(zhù)自己的不懈努力,奈斯比特先后獲得了猶他、康奈爾和哈佛三所大學(xué)的文憑,并擁有15個(gè)榮譽(yù)博士頭銜,這也是令他頗感自豪的事。

1963年,奈斯比特來(lái)到首都華盛頓,擔任由肯尼迪總統任命的教育部長(cháng)助理一職,那一年他才34歲。后來(lái)他還擔任過(guò)約翰遜總統的特別助理。“如果我能應付華盛頓那些大人物,我就能做任何事情。”抱著(zhù)這樣的想法,三年后奈斯比特離開(kāi)白宮“下海”,先后在柯達公司和IBM 任職。1968年奈斯比特創(chuàng )建了自己的公司——都市研究公司,以自創(chuàng )的內容分析法研究美國社會(huì ),由此開(kāi)啟了他預測未來(lái)的職業(yè)生涯。從《大趨勢》(1982)到《掌控大趨勢》(2017),奈斯比特在30余年的時(shí)間里出版的一系列“趨勢”圖書(shū)便是這一研究方法的成功實(shí)踐。

奈斯比特曾經(jīng)到越南采訪(fǎng)過(guò)越戰,做記者時(shí)養成的采訪(fǎng)習慣極大地影響了他后來(lái)的寫(xiě)作方式。他在撰寫(xiě)預測未來(lái)的書(shū)籍時(shí),也總是要求自己在某地住上幾個(gè)月甚至幾年,與各個(gè)階層的人交往,盡可能多地掌握第一手資料。他認為只有這樣,才能寫(xiě)出生動(dòng)翔實(shí)的文字,才能使自己的推斷與預測更具說(shuō)服力。

奈斯比特自稱(chēng)是個(gè)“地球人”,他喜歡環(huán)游世界的感覺(jué),因為這世界“沒(méi)有盡頭,總是有那么多令人驚奇的事情”。他坦言:“正是好奇心促成了我豐富多彩的經(jīng)歷與冒險。”1967年奈斯比特第一次到訪(fǎng)中國,去到江蘇太倉市,從此“眼界大開(kāi)”。此后他一次次地來(lái)中國,先后多達100多次。2006年他索性與夫人一起到中國安“家”,在天津創(chuàng )建了一家非盈利的獨立研究機構——奈斯比特中國研究院。奈斯比特興奮地表示:中國的故事是整個(gè)時(shí)代的故事,而我們參與到這個(gè)時(shí)代的故事中來(lái),沒(méi)有比這個(gè)更精彩、更奇妙的了。

除了長(cháng)期的居留地奧地利,中國是奈斯比特夫婦待的時(shí)間最長(cháng)的地方了。由于時(shí)常在各個(gè)城市及農村踏訪(fǎng),奈斯比特對中國的了解自然比其他遠在國外的“觀(guān)察家”們要深刻得多;同時(shí)作為一個(gè)外國人,他又有著(zhù)旁觀(guān)者的角度。奈斯比特能從內外兩個(gè)角度來(lái)看中國,也便容易看出問(wèn)題的實(shí)質(zhì)所在。

對于別人口中傳得很神奇的預測未來(lái)的秘訣,奈斯比特說(shuō)得非常實(shí)在:“未來(lái)不是天上掉下來(lái)的,它就在我們身邊,未來(lái)融于當下。”他認為自己的研究方法并沒(méi)有什么特別之處,用一句話(huà)就可以概括,那就是:“到那個(gè)地方去!”

夫妻智慧結晶《中國大趨勢》

奈斯比特的妻子多麗絲是奧地利人,曾經(jīng)在維也納表演學(xué)院學(xué)習時(shí)尚與戲劇表演,后來(lái)從事出版工作,現為天津奈斯比特中國研究院院長(cháng)、南開(kāi)大學(xué)客座教授,并且還是個(gè)專(zhuān)欄作家。多麗絲看上去很年輕,一頭金色的齊耳短發(fā),目光敏銳,思維活躍,說(shuō)話(huà)語(yǔ)速較快,工作時(shí)很講究效率。她與奈斯比特是由于《亞洲大趨勢》一書(shū)走到一起的。當時(shí)多麗絲正擔任德語(yǔ)區重要的出版機構西諾姆出版社的社長(cháng),在為此書(shū)的德文版做宣傳推廣時(shí)兩人相識、相戀,2000年喜結連理。

作為事業(yè)上的伙伴和生活中的伴侶,多麗絲與奈斯比特一起調研,一起寫(xiě)作,一起旅行,一起接受媒體采訪(fǎng)。在忙碌的工作之余,奈斯比特夫婦經(jīng)常徜徉在奧地利美麗的湖光山色間享受二人世界。而在對談期間他們下榻的酒店,兩個(gè)人更是出雙入對,形影不離,令旁人羨慕不已。

他們在工作中互相激勵、啟發(fā),《中國大趨勢》等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暢銷(xiāo)書(shū)就是他倆心血和智慧的結晶。奈斯比特很尊重多麗絲,經(jīng)常會(huì )向大家強調他們是平等的伙伴。多麗絲則對他倆的具體分工有過(guò)一個(gè)形象的描述:約翰在家里是個(gè)哲學(xué)家,他的工作是在理論上描述、劃定中國故事這個(gè)“產(chǎn)品”在道德方面的價(jià)值,而她則是一名推銷(xiāo)員,需要努力去發(fā)掘“產(chǎn)品”的實(shí)用價(jià)值,他們共同合作來(lái)講好中國故事。事實(shí)證明,這樣的合作方式非常有效。

當然,他倆也會(huì )有意見(jiàn)不一致的時(shí)候,對此奈斯比特說(shuō)得很坦誠:“當我們有爭論的時(shí)候會(huì )說(shuō),書(shū)是我們的老板,怎么做對書(shū)有利就怎么做。”這真是一個(gè)解決問(wèn)題的好方法。

未來(lái)學(xué)家、暢銷(xiāo)書(shū)作家奈斯比特

“中國模式”三人談

經(jīng)過(guò)前期的精心準備,關(guān)于“中國模式”的對談終于在北京橋藝術(shù)中心開(kāi)場(chǎng)了。

奈斯比特是“洞察時(shí)代先機”的未來(lái)學(xué)家,多麗絲是“擅長(cháng)哲學(xué)思考”的出版人,趙啟正則是具有文理學(xué)養的中國政府官員、“喜歡接硬球,擅長(cháng)打反手”的論辯高手。因此這樣一場(chǎng)跨語(yǔ)言、跨文化的思想交鋒也使讀者產(chǎn)生了很大的閱讀期待。

奈斯比特夫婦喜歡用一些生動(dòng)的比喻和有趣的小故事來(lái)表述自己的觀(guān)點(diǎn)。比如在對話(huà)一開(kāi)始就拋出了一個(gè)“高速公路的逆行者”的話(huà)題,借此說(shuō)明向西方報道中國時(shí)所面臨的常被人誤解的處境;對于眾說(shuō)紛紜的“中國模式”,則用“跑得更快、性能更優(yōu)的列車(chē)”作比。而以“坦率與開(kāi)放”著(zhù)稱(chēng)的趙啟正,在對談時(shí)則體現出很強的邏輯性,各種事實(shí)與數據信手拈來(lái),同時(shí)他還非常善于引導話(huà)題走向、把握談話(huà)節奏。這三位國籍、背景、經(jīng)歷迥異的對談?wù)?,對彼此具有的差異的尊重,直面?wèn)題、坦誠交流的態(tài)度給現場(chǎng)的媒體記者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此次關(guān)于“中國模式”的對話(huà)共進(jìn)行了五場(chǎng)。中間有一個(gè)星期左右的間隙,奈斯比特夫婦專(zhuān)門(mén)去了一趟西藏,因此在歸來(lái)后言及西藏時(shí)就多了份親身經(jīng)歷、實(shí)地觀(guān)察的興奮。奈斯比特告訴我們,西藏是最令他迷戀的地方之一,很多年前他就想去訪(fǎng)問(wèn),這一次終于美夢(mèng)成真。要知道此時(shí)奈斯比特已屆八十高齡,但他依然勇敢無(wú)畏地登上了海拔3600多米的拉薩,完成了“生平最偉大的一次旅行”。

當我們紛紛夸贊他的這一“壯舉”時(shí),他呵呵笑著(zhù)向我們透露了一個(gè)秘密,說(shuō)這一切得益于他平時(shí)堅持跑馬拉松的習慣。我們聽(tīng)后深感驚奇,同時(shí)又十分佩服他的毅力。我在現場(chǎng)連續幾天都能“見(jiàn)證”奈斯比特在幾個(gè)小時(shí)的集中對談后仍然興致盎然,毫無(wú)倦意;陪他參加采訪(fǎng)節目、在各大高校與年輕人交流時(shí),他始終是精力彌滿(mǎn)、談笑風(fēng)生。后來(lái)我們社又接連舉辦了在北京和上海世博會(huì )的多場(chǎng)新書(shū)宣傳活動(dòng),“最年長(cháng)”的奈斯比特一直是全程參加,一點(diǎn)兒也不需要特殊照顧。這樣旺盛的精神狀態(tài)顯然和他平時(shí)養成的鍛煉習慣、擁有一個(gè)強壯的身體有關(guān)。

愛(ài)“淘氣”的學(xué)者

在公開(kāi)場(chǎng)合,奈斯比特是個(gè)思維縝密的嚴肅的學(xué)者,而在私底下他向我們展現的則是輕松、活潑的一面,有時(shí)候更像一個(gè)淘氣的頑童。當被問(wèn)及平時(shí)與多麗絲怎么合作時(shí),奈斯比特會(huì )很興奮地脫口而出:“我們相親相愛(ài)!”說(shuō)完便哈哈大笑,那神情就像是一個(gè)熱戀中的大男孩。

在我們會(huì )場(chǎng)旁邊的展廳當時(shí)正在展示“非遺”產(chǎn)品——用傳統的緙絲工藝仿制的皇袍,奈斯比特在路過(guò)時(shí)看到后立即被吸引住了,只見(jiàn)他走向展柜,一邊贊嘆一邊向工作人員仔細詢(xún)問(wèn)這些精美的絲織品的“織造過(guò)程”。在征得工作人員同意后,他和夫人還當場(chǎng)試穿并合影留念,美美地當了一回“皇族”。

這次對話(huà)內容的結集我們是以中、英文版的形式呈現的。我希望對話(huà)雙方在正文前方都能寫(xiě)一段話(huà)向讀者致意。奈斯比特夫婦先寫(xiě)了一頁(yè)英文,下面是他們?yōu)t灑的簽名。有趣的是,他們還讓翻譯帶來(lái)了一頁(yè)中文,而這段文字(包括他們的簽名)是翻譯先寫(xiě)下來(lái),他們再按照小學(xué)生“描紅”的方式一筆一畫(huà)認真“描”出來(lái)的。這真可以說(shuō)是他們獨創(chuàng )的“手跡”了!

繼《對話(huà):中國模式》之后,奈斯比特夫婦又陸續出版了《世界新趨勢》《掌控大趨勢》《大變革》等圖書(shū),繼續講述他們親歷、見(jiàn)證的中國故事。他們通過(guò)自己多年的努力,已然在中國和西方之間搭建了一座有效溝通的橋梁。

2013年,奈斯比特夫婦獲得了中國政府頒發(fā)給外國專(zhuān)家的最高榮譽(yù)——中國政府友誼獎,可謂實(shí)至名歸。

[責任編輯:王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