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人民論壇網(wǎng)·國家治理網(wǎng)> 前沿理論> 正文

不斷深化對“第二個(gè)結合”的規律性認識

習近平總書(shū)記立足波瀾壯闊的五千多年文明史,創(chuàng )造性提出“第二個(gè)結合”重大論斷。深化對“兩個(gè)結合”特別是“第二個(gè)結合”的規律性認識,探尋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積淀的關(guān)于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的豐富思想資源,提升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深厚的歷史和文化底蘊,是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重要內容和必然過(guò)程。

對“第二個(gè)結合”的規律性認識,是對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歷史經(jīng)驗的深刻總結,表明我們黨對中國道路、理論、制度的認識達到了新高度。在“第二個(gè)結合”中,通過(guò)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的創(chuàng )造性轉化和創(chuàng )新性發(fā)展,發(fā)掘其中關(guān)于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的優(yōu)秀思想文化資源,能為全面深化改革、推進(jìn)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提供思想支撐和價(jià)值指引。其中諸如大道之行、天下為公的大同理想,六合同風(fēng)、四海一家的大一統傳統,德主刑輔、以德化人的德治主張,民貴君輕、政在養民的民本思想,等貴賤均貧富、損有余補不足的平等觀(guān)念,法不阿貴、繩不撓曲的正義追求,孝悌忠信、禮義廉恥的道德操守,任人唯賢、選賢與能的用人標準,周雖舊邦、其命維新的改革精神,親仁善鄰、協(xié)和萬(wàn)邦的外交之道,以和為貴、好戰必亡的和平理念等思想資源,對推進(jìn)新時(shí)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都有著(zhù)深刻的啟示意義。

對“第二個(gè)結合”的規律性認識,是對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精髓和特征的深刻認識,表明我們黨在傳承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推進(jìn)文化創(chuàng )新的自覺(jué)性達到的新高度。把握國家治理現代化與優(yōu)秀傳統文化資源“結合”的精髓和特征,在“結合”的前提上,要深刻理解新時(shí)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與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資源盡管來(lái)源不盡相同,但彼此卻存在著(zhù)高度契合性,能在相互契合中實(shí)現有機結合;在“結合”的結果上,新時(shí)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資源能夠互相成就,賦予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的思想資源以新時(shí)代的意蘊,造就新時(shí)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理論和實(shí)踐的新輝煌;在“結合”的道路根基上,新時(shí)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道路,在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思想資源的結合中,有了更加宏闊深遠的歷史縱深,成就了國家治理現代化道路更加堅實(shí)的思想和文化根基;在“結合”的創(chuàng )新空間上,把握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中國家制度和國家治理的思想資源,有利于我們在更為廣闊的文化空間中,探索面向未來(lái)的理論和制度創(chuàng )新,增強新時(shí)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歷史主動(dòng)和文化自覺(jué);在“結合”的文化主體性上,讓我們能夠將歷史、現實(shí)和未來(lái)相結合,開(kāi)辟新時(shí)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理論和實(shí)踐的新境界。

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之所以能夠成功“結合”的真諦,不僅在于中華文明的本質(zhì)特性和文化稟賦,而且還在于馬克思主義基本原理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之間的“結合”,呈現的是一種理論“根脈”和思想“魂脈”之間內在統一的整體關(guān)系。

新時(shí)代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是在我國歷史傳承、文化傳統、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的基礎上長(cháng)期發(fā)展、漸進(jìn)改進(jìn)、內生性演化的結果,是馬克思主義理論之“魂脈”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根脈”相結合、相融通的結果。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的本質(zhì)規定就在于:決不能拋棄馬克思主義這個(gè)“魂脈”,決不能拋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這個(gè)“根脈”;堅守好這個(gè)“魂脈”和“根脈”是理論創(chuàng )新的基礎和前提,理論創(chuàng )新也是為了更好地堅守這個(gè)“魂脈”和“根脈”。

習近平總書(shū)記在主持二十屆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體學(xué)習時(shí)指出:“馬克思主義中國化時(shí)代化這個(gè)重大命題本身就決定,我們決不能拋棄馬克思主義這個(gè)魂脈,決不能拋棄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這個(gè)根脈。”要不斷深化對“第二個(gè)結合”的規律性認識,以習近平新時(shí)代中國特色社會(huì )主義思想為根本指導,深刻把握新時(shí)代全面深化改革的實(shí)際,深刻理解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精髓,不斷創(chuàng )新和創(chuàng )造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的理論和實(shí)踐。

【本文作者為北京大學(xué)博雅講席教授、馬克思主義學(xué)院教授】

責編:周素麗/美編:王嘉騏

責任編輯:張宏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