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讀書(shū) > 正文

從“兩個(gè)結合”角度看,中華文明宇宙觀(guān)的時(shí)代意義

中華文明的宇宙觀(guān)體現為一種有機的整體,古代先賢將生生不息的宇宙看作是有條理和運行規則的,體現為新生與舊生、此生與彼生交織而成的生命網(wǎng)絡(luò )。本書(shū)從哲學(xué)角度解析了“第二個(gè)結合”與中華民族現代文明,指出中華文明宇宙觀(guān)既體現了古人仰觀(guān)天象、俯察地理的探索,更映現了理解宇宙萬(wàn)物之道的生命智慧。

中華文明宇宙觀(guān)的主要特點(diǎn)

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在漫長(cháng)的歷史進(jìn)程中,中華民族以自強不息的決心和意志,篳路藍縷,跋山涉水,走過(guò)了不同于世界其他文明體的發(fā)展歷程。”這體現了中華民族的文化意識,并在其實(shí)踐轉化中成為獨特的文明創(chuàng )造。

關(guān)于宇宙的理解,不同民族既有相似之處,也體現為各自獨特的思維方式和價(jià)值觀(guān)念。早在蠻荒時(shí)代,中華先民就開(kāi)始思考人與世界的關(guān)系。在古代神話(huà)世界,民智未開(kāi),先賢既贊嘆萬(wàn)物之神奇,又想探求宇宙之奧秘,解釋萬(wàn)事萬(wàn)物的生成變化。及至中華文明逐漸形成,人們鑿井而飲,耕田而食,舉賢任能,“通神明之德”,“類(lèi)萬(wàn)物之情”,觀(guān)察世界,探知四時(shí)變化的規律。炎帝嘗百草、黃帝播百谷、嫘祖養蠶繅絲、伏羲創(chuàng )畫(huà)八卦,在祭祀等典禮儀式中溝通人神關(guān)系,了解“天下之動(dòng)”“天下之志”,以心性修養通達天意,從而“與天地參”,從中可見(jiàn)中華民族早期的一種文明觀(guān)念。

至少在新石器時(shí)代晚期,中華民族就形成了“天圓地方”的宇宙圖式。古代思想家用陰陽(yáng)太極等觀(guān)念解析宇宙的基本存在形式,理解人在時(shí)空中的位置。例如,關(guān)于陰陽(yáng)的界定與陽(yáng)光直接相關(guān),山南為陽(yáng),山北為陰;向日者陽(yáng),背日者陰。強調陰陽(yáng)調和,體現了中國人宇宙觀(guān)的初始樣態(tài)。

中華文明的宇宙觀(guān)來(lái)自于古人對外部世界的觀(guān)察,如晝夜、男女、日月、寒暑、凹凸、方圓、生死,“天地生陰陽(yáng)”,構成中國辯證法的一種樸素的形式,不是正反合的思辨過(guò)程,而是一種富于實(shí)際精神的矛盾運動(dòng)。其中蘊含著(zhù)歷史的具體,強調對立面的相互轉化,由此形成的“居安思危”“滿(mǎn)而不溢”“知白守黑”等觀(guān)念體現了辯證智慧。

先民仰觀(guān)宇宙時(shí)產(chǎn)生的觀(guān)念

古代先賢認為,宇宙廣闊無(wú)垠,雖千變萬(wàn)化,然天行有常、循環(huán)有序;宇宙承載世間萬(wàn)物,萬(wàn)物稟性各異、生生不息;人居于宇宙的中心,“圣人”明道,引導世人合宜處事。由此形成一種宏大的抱負:“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為往圣繼絕學(xué),為萬(wàn)世開(kāi)太平。”人應當“參天地之化育”,效法天地,自強不息,厚德載物,由“內圣”而“外王”。這種天人合一的宇宙觀(guān)主張人與自然和諧共存,體現了天時(shí)、地利對農耕文明的重要影響;強調人與自然是休戚相關(guān)的整體;道法自然,按自然的規律生產(chǎn)生活是其中應有之義。這種宇宙觀(guān)強調“與時(shí)偕行”,后來(lái)被廣泛用于農耕、教化、中醫、治理和生活習俗之中,發(fā)展為不違農時(shí)、順時(shí)而為、適時(shí)而行的觀(guān)念。了解時(shí)令、物候,方知人情、世故。所以,人們熟知二十四節氣,這里蘊含著(zhù)萬(wàn)事萬(wàn)物的運化變遷,春生夏長(cháng)秋收冬藏,都體現了天地時(shí)空陰陽(yáng)變化的規律。

中華文明宇宙觀(guān)的時(shí)代意義

中華文明的宇宙觀(guān)流傳至今,既體現了古人仰觀(guān)天象、俯察地理的探索,更映現了理解宇宙萬(wàn)物之道的生命智慧,至今給人們以深刻的啟迪。從“兩個(gè)結合”的角度來(lái)看,中華文明的宇宙觀(guān)和馬克思主義自然觀(guān)有很多內在契合之處。例如,在馬克思主義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視域中,自然對人具有本原的意義,人類(lèi)是自然界長(cháng)期發(fā)展的產(chǎn)物。又如,馬克思主義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都強調自然界的運動(dòng)和變化,認為萬(wàn)事萬(wàn)物在其中生成,草木枯榮反映了自然規律。再如,馬克思主義哲學(xué)強調事物之間以及事物內部各要素之間的相互聯(lián)系、相互依賴(lài)、相互影響、相互作用和相互轉化,認為普遍聯(lián)系體現在一切事物、現象和發(fā)展過(guò)程中,世間萬(wàn)物是相互聯(lián)系的統一體。中國古代思想家強調事物的整體性及其無(wú)窮的層次關(guān)系,這種觀(guān)念在宇宙觀(guān)中體現得非常飽滿(mǎn)。

在此意義上,馬克思主義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在系統思維方式方面也是內在契合的。此外,在馬克思主義和中華優(yōu)秀傳統文化視域中,保護自然是人們追求美好生活的應有之義,實(shí)現人與自然的和諧,實(shí)乃天理所應然,符合世間萬(wàn)物發(fā)展的規律。二者也都強調自然對人而言具有重要的審美意義。與自然和解,呵護我們生活中的綠水青山,是按照美的規律來(lái)生活。

中華文明與古為新,不僅繼承古代傳統,也繼承近代傳統,既走向歷史深處,也從歷史深處走來(lái)。今天,我們應深刻理解“兩個(gè)結合”與五千年中華文明發(fā)展的內在關(guān)聯(lián),更好促進(jìn)中國式現代化與人類(lèi)文明新形態(tài)的實(shí)踐創(chuàng )造。

(作者為中國人民大學(xué)哲學(xué)院院長(cháng))

[責任編輯:王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