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wǎng)站首頁(yè) | 網(wǎng)站地圖

大國新村
首頁(yè) > 黨建創(chuàng )新 > 黨建論壇 > 正文

制度治黨的核心要義與時(shí)代要求

黨的制度建設帶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長(cháng)期性。在2014年10月黨的群眾路線(xiàn)教育實(shí)踐活動(dòng)總結大會(huì )上的講話(huà)中,習近平總書(shū)記提出“制度治黨”,要求“堅持思想建黨和制度治黨緊密結合”。對黨的建設、制度治黨而言所有黨的制度與治黨方略,都是立足于黨的領(lǐng)導與黨的建設的形勢任務(wù),基于一定問(wèn)題導向、目標導向、實(shí)踐導向而制定的。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huì )公報明確指出:“根據黨的歷史的經(jīng)驗教訓,全會(huì )決定健全黨的民主集中制,健全黨規黨法,嚴肅黨紀”,由此開(kāi)啟了執政黨建設新篇章、制度治黨新探索。鄧小平明確指出:“這種制度問(wèn)題,關(guān)系到黨和國家是否改變顏色,必須引起全黨的高度重視。”當時(shí)黨的制度建設或制度改革,主要聚焦在堅持黨的民主集中制與集體領(lǐng)導制度上,具體涉及到改革與完善黨的領(lǐng)導制度、干部制度、組織制度、工作制度、管理制度等相關(guān)制度。

隨著(zhù)改革開(kāi)放、社會(huì )主義市場(chǎng)經(jīng)濟的逐步推進(jìn),民主法治建設的重要性越來(lái)越彰顯,法規制度在管黨治黨、治國理政中的地位與作用越來(lái)越重要;“制度帶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長(cháng)期性”逐漸成為黨內共識。無(wú)論是鄧小平強調黨的制度建設、黨的十五大提出依法治國,還是制度治黨理念的萌發(fā),都是基于“制度帶有根本性、全局性、穩定性、長(cháng)期性”這一重大判斷而形成的。在改革開(kāi)放與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進(jìn)程中,黨的十六大報告明確強調:“一定要把思想建設、組織建設和作風(fēng)建設有機結合起來(lái),把制度建設貫穿其中”;黨的十七大報告明確把黨的制度建設納入黨的建設基本內容布局,要求“以健全民主集中制為重點(diǎn)加強制度建設”,使制度建設歷史性地成為黨的建設五大基本內容之一。經(jīng)過(guò)30多年的改革開(kāi)放與社會(huì )主義現代化建設,到黨的十八大召開(kāi)之際,黨的根本制度、基本制度已逐步建立起來(lái),并不斷得到完善。

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全面從嚴治黨過(guò)程中強調制度治黨,“關(guān)鍵是要抓住領(lǐng)導干部這個(gè)‘關(guān)鍵少數’,堅持思想建黨和制度治黨緊密結合,全方位扎緊制度籠子,更多用制度治黨、管權、治吏”。習近平總書(shū)記關(guān)于制度治黨的一系列重要論述,既明確指出了新時(shí)代強調制度治黨的問(wèn)題導向,也明確了制度治黨的基本要求,概括說(shuō)來(lái),至少包括以下三個(gè)方面:一是要有效解決“牛欄關(guān)貓”問(wèn)題,堅持“有權必有責、有責要擔當,用權受監督、失責必追究”,著(zhù)力把權力關(guān)進(jìn)制度籠子里、“堅持用制度管權管事管人”,著(zhù)力實(shí)現管黨治黨“寬松軟”向“嚴緊硬”的根本轉變。二是科學(xué)辯證地看待“思想建黨”與“制度治黨”的地位與作用。習近平總書(shū)記指出,“從嚴治黨靠教育,也靠制度,二者一柔一剛,要同向發(fā)力、同時(shí)發(fā)力”。針對將“制度治黨”絕對化、簡(jiǎn)單化、片面化和忽視思想建黨傾向,習近平總書(shū)記明確指出:“正是這樣的簡(jiǎn)單化和片面性,使一些本來(lái)可以落實(shí)的制度得不到落實(shí)、一些本來(lái)可以避免的問(wèn)題不斷發(fā)生。”因而強調,全面從嚴治黨“要堅持思想建黨和制度治黨相統一,既要解決思想問(wèn)題,也要解決制度問(wèn)題,把堅定理想信念作為根本任務(wù),把制度建設貫穿到黨的各項建設之中”;既要使加強制度治黨的過(guò)程成為加強思想建黨的過(guò)程,也要使加強思想建黨的過(guò)程成為加強制度治黨的過(guò)程,著(zhù)力增強全面從嚴治黨的系統性、創(chuàng )造性、實(shí)效性。三是要有效解決好“制度質(zhì)量”與“制度執行力”問(wèn)題,“制度不在多,而在于精,在于務(wù)實(shí)管用,突出針對性和指導性。如果空洞乏力,起不到應有的作用,再多的制度也會(huì )流于形式”。要求緊緊圍繞權力、責任、擔當設計制度,“要搞好配套銜接,做到彼此呼應,增強整體功能。要增強制度執行力,制度執行到人到事,做到用制度管權管事管人”。

新時(shí)代加強黨的制度建設、實(shí)行制度治黨,既要求“健全以民主集中制為核心的黨內制度體系,圍繞健全黨員民主權利保障制度、完善黨的代表大會(huì )制度、完善黨委議事決策和監督機制等出臺一系列制度規定”,“要堅持按民主集中制原則處理黨內組織和組織、組織和個(gè)人、同志和同志、集體領(lǐng)導和個(gè)人分工負責等重要關(guān)系,發(fā)揚黨內民主、增進(jìn)黨內和諧,實(shí)行正確集中、維護黨的團結統一”;又要求“要堅持民主集中制,形成決策科學(xué)、執行堅決、監督有力的權力運行機制,督促公正用權、依法用權、廉潔用權”;還要求“堅持制度治黨、依規治黨,以黨章為根本,以民主集中制為核心,完善黨內法規制度體系,增強黨內法規權威性和執行力,形成堅持真理、修正錯誤,發(fā)現問(wèn)題、糾正偏差的機制”。

從根本上看,黨的建設是一項系統性的偉大工程,“全面從嚴治黨體系應是一個(gè)內涵豐富、功能完備、科學(xué)規范、運行高效的動(dòng)態(tài)系統”。黨的十八大以來(lái),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在全面從嚴治黨過(guò)程中強調制度治黨,“堅持思想建黨和制度治黨緊密結合”“堅持制度治黨、依規治黨”,要求加強黨內法規制度建設、完善黨內法規制度體系。對于制度治黨,我們要在對黨的建設、全面從嚴治黨的整體性、系統性認知中定位其作用與功能,而不能偏執一方、以偏概全。就整個(gè)黨的建設而言,思想建黨、制度治黨、依規治黨等,可謂密切相關(guān)、相輔相成,都是黨的建設的重要方略;但他們之間具有一定區別,既不能將其混同,也不能彼此取代。由黨的建設的整體性、系統性、復雜性所決定,全面從嚴治黨必須緊緊圍繞新時(shí)代黨的建設總要求來(lái)謀篇布局,堅持以黨的政治建設統領(lǐng)黨的建設各項工作,使思想建黨、制度治黨、依規治黨共同發(fā)力、同向發(fā)力;只有如此,才能增強管黨治黨的系統性、創(chuàng )造性與有效性。

[責任編輯:陳慧昇]